漳州华安大地土楼群

景点评级:AAAAA 发布时间: 2018-06-10 16:22:21作者:厦门一日游旅行社 来源:www.xiamenyiriyou.com 浏览:

这是一个普通的下午,湿润的空气中若有若无地游动着一缕缕新茶的清香。老蒋像往常一样,慢条斯理地沏了一壶铁观音。从他的站立的位置望过去,对面是青灰的屋顶,以及屋顶后面黛黑的山峰。时值三月,小雨温润如酥。轻风徐来,能听到雨滴飘落在屋顶上和地面上发出的细小而又绵密的声响。

华安大地土楼景点

华安大地土楼景点入口

这是二宜楼里最寻常的生活场景。像这样坐在宽大的阁楼里喝茶,老蒋已经有30多年历史了。在这座古老的民居里,老蒋已经生活了50多年。不过,老蒋说,早在200多年前,他的先人们就像他现在这样,坐在这里喝茶了。那些宽袍大袖的先人们嗅到的是同样的茶香,看到的是同样的屋顶和山峰,听到的也是同样匆匆赶路的春雨。在土楼,时光的步伐变得缓慢了,迟疑了,生活的面目业已模糊不清,而后人和先人之间也缺失了必定的距离。

华安大地土楼群

华安大地土楼群

让时光向着它来时的方向回溯,一直回溯到两个半世纪以前,那是大清王朝国力最为鼎盛的乾隆时代。一个秋天的下午,华安乃至整个漳州府最知名的商人蒋士熊决定为后人留一个永志千秋的祖业:他要修建一座土楼。为此,他专程前往几十公里外一座有名的土楼考察。考察回来不久,他请来风水先生,选定了修筑土楼的地址。

从此,这项浩大的工程就拉开了帷幕。几年后蒋士熊去世时,土楼还在热火朝天的建设中。一直到30年后,才由蒋士熊的几个儿子接力般地完成。竣工庆典那天,安溪县举人刘瑞紫赴任浦城县令途经此地,受蒋家所邀,刘举人欣然题写了楼名:二宜楼。二宜楼这个名字,饱含了蒋家人对子孙福祚和天地灵气的美好意愿:宜家室,宜山水。

华安土楼

对这段历史,老蒋和土楼里的所有居民一样,都耳熟能详。在土楼最高处的那间宽大的祖堂里,高悬着一个老人的画像,这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就是二宜楼蒋氏的始祖蒋士熊。在蒋士熊目光的注视下,不知不觉间,200多年过去了,十多代蒋家人在这座圆形的土楼里婚丧嫁娶,喜怒哀乐,度过了属于他们的精彩抑或平淡的一生。老蒋说,当他还是个不识字的小男孩时,父亲就指着土楼大门门额上的三个大字,一笔一画地教他:二宜楼。
时光还要向着它来时的方向再次回溯,这次,必须回溯到更为遥远,也更为陌生的唐宋之交。那时江山鼎沸,征战连年,一向富庶繁荣的中原地区陷入兵荒马乱的乱世。于是乎,不少中原人为了苟全性命,不得不踏上了南迁的避乱之路。而背山面海,又有闽江、九龙江等四条江河以利航运的福建,成为这些南渡衣冠们最终的落脚之地。其中九龙江横贯的漳州地区,更俨然一个世外桃源。

华安土楼二宜楼

华安土楼二宜楼

与纷乱的中原相比,闽南相对平静,但小规模的匪患仍相当严重。南迁者们为了保障自身安全,所采取的措施有两个,其一,聚族而居,其二,在聚族而居的基础上,用当地特有的粘土和石块修建土堡和土寨。不过,与一般民居相比,注重防卫功能的土堡和土寨的居住舒适性大打折扣。
明朝以降,随着闽南地区经济的发展,比土堡和土寨更舒适的另一种建筑形式,也就是土楼,终于应运而生。与普通夯土建筑不同,为了确保土楼墙体的坚固,建筑者们用来筑墙的泥土是当地特有的含砂风化土,并且还要拌入石灰、红糖水和糯米浆。可以说,这些具备了生产、生活和防卫功能的土楼,就是一座座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东方古堡。
华安土楼内部
今天,在福建的华安、永定、南靖等地区,残存着2900多座土楼。这些星罗棋布于闽南大地的土楼,它们有的临溪而起,有的依山就势,有的三五成群,有的独踞一隅。在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土楼之间行走,很容易就会产生一个疑问:这么多的土楼,哪一座才是土楼的源头?或者说,要是追根溯源的话,我们应当去哪里寻觅土楼之母?
这些问题在华安县的沙建乡上坪村找到了答案。在上坪的一座小山之巅,几十亩见方的废墟上,横七竖八地躺伏着一些石条和石柱,几间东倒西歪的屋子无声地表明,时光曾在这里长久地驻留,而拔开零乱的野草,入目的是饱经风霜的夯土断墙,用大条石砌成的台基虽然长满青苔,却依然一眼就能看出它曾经的巍峨……这,就是由唐朝名将郭子仪的后裔修建的齐云楼。想当年,蒋士熊不辞辛苦寻访的样板,就是它。

华安土楼齐云楼

华安土楼齐云楼

齐云楼和与它遥遥相望的升平楼、日新楼并称,这三座竣工于明朝万历年间的土楼,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万历三楼。如果说华安是土楼故里的话,那么万历三楼就是土楼之源。可以说,后来漫布于几百公里范围内的所有土楼,都是万历三楼的子孙,土楼的根在这里,源在这里。
在齐云楼的楼门上,镌刻着“大明万历十八年”的字样,这是当年竣工时留下的痕迹。大明万历十八年,也就是公元1590年,距今已有400多年历史。这是迄今为止,在近3000座福建土楼中,年代最为久远者。而据郭氏家谱和地方史志记载,齐云楼的修建日期,其实还要上溯到明朝洪武三年,即公元1370年。就是说,齐云楼的修建时间长达120年。因此,如果从齐云楼的修建算起,它已经拥有超过630岁的高龄。630年的光阴,足足有30多代人在这里生息,繁衍,走完悲欣交集的一生,而齐云楼,依然像个睿智的老人,默默地向每一个来访者讲述它所见证的流水般远逝的往事。
华安土楼景点
当万历三楼风光不再之时,二宜楼便成为远近闻名的土楼之王。站在二宜楼背后的山上俯瞰,脚下的二宜楼呈巨大的圆形,这个圆的外径为74米,是福建为数很少的直径超过70米的圆形土楼之一。一般的土楼外墙厚1米多,而二宜楼外墙厚达2.5米。二宜楼外墙一到三楼均不开窗,只在四楼开有小窗口,大门和边门的门洞全用花岗石垒砌,因而固若金汤。
1935年,二宜楼被围攻达一个月之久,但围攻的军队除了在厚墙上用炮弹打出两个小洞外,根本无法攻入楼内。此外,为了确保安全,二宜楼还利用下水道设置了逃生甬道,平时作为排水沟,如果土楼被困,需要求救或逃生,楼里人就掀开石板,从这条暗道逃逸。在土楼大门的门顶上,则设有漏沙、漏水的缝隙,以防敌人火攻。
福建土楼大多是以单开间为单元的内通廊式建筑。二宜楼却是以多开间作为单元的。土楼里的每一套房屋,都如同连体小别墅。每套单元都有各自的大门、小天井和楼梯,从而保证了每一个住户都有极强的私密性。正是这些独到之处,学者们把二宜楼称为“古代防卫系统与传统民居功能完美结合的经典之作”。
二宜楼内部
二宜楼的另一大特色,是每一套房间的墙壁上,均绘有壁画,整座楼的壁画多达952处。在这些丰富多彩的壁画中,有一幅叫作《九世同居》,说的是唐朝张公艺一家九世同居的故事,它充分寄托了二宜楼的建设者对家族命运的美好祝福,也符合儒家修齐治平的人生理想。同样是在二宜楼,老蒋指给我看的另一幅迥然不同的壁画,则向我们传递了更为丰富的信息。那幅壁画描绘的是一个半裸的西洋女子,位置正好处于三楼的大门上方。
在古代,把半裸的女人绘于进出的门楣上,这几乎就是耸人听闻的荒唐之举。但是,二宜楼墙上张贴的上世纪30年代的《纽约时报》,以及墙上描绘的西洋时钟和英文字母,却向我们隐约表明,面向大海的闽南,乃是中国与世界沟通的前缘,而看上去封闭的土楼,其实与外界有着密切的联系――那条水量丰沛的九龙江,从华安境内缓缓划过,在它下游的出海口,就是一系列著名的天然良港:月港,漳州港,厦门港……
华安土楼内部环境
我去寻访华安土楼之时,正值农历三月,细雨绵密悠长,九龙江碧水深流。华安和与它接壤的安溪一样,都是著名的茶叶产地,朦朦细雨中,能看到采茶的农妇背着背篓在山岭上劳作。因为旅游开发,同时也因为经济发展,当地的大多数人家都已不再居住于土楼中,他们在土楼四周修建了新式楼房。只有像老蒋这种年事已高的老人,住惯了土楼,依然舍不得搬出去。
因此,大多数时候,土楼是寂静的,寂寞的。除了节假日里那些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外,其余日子,土楼厚实的墙壁阻挡了外界的喧哗与骚动,高大而宽阔的阁楼上,面向中庭的一面全是窗户,雨水从头顶的屋檐上滚下来,落到窗户下的斜顶上。雨下得太久,对面的山峰和屋顶都变得缥缈起来,坐在这样的老屋里,闻着铁观音的清香,无端地想起一句词: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